与陈康南之约(一)

陈康南向我下战书,就南市市长的议题向我发出挑战,要我签署协议,如果南市市长是由华人担任,我必须退出,而如果南市市长是由非华裔担任,他就辞职。
这项挑战,简直当人民的委托是儿戏,唯有人联党才能将人民的委托当作儿戏...。
我赴约了,但不是为陈康南的战书而赴,而是为了让陈康南知道他对不起我们砂拉越华裔同胞的10大罪状,要他下台!
陈康南贵人时忙,但今天总算成功把他的罪状交给他。
在赴约前,许多支持者都不断致电来,叮嘱我千万不可签署这协议。小弟感到万分感动,也感谢各位的关爱。在此,我也向大家保证,我们不会把人民的委托当儿戏。谢谢大家。
以下为陈康南的10项罪状:
丹斯里拿督阿玛陈康南对不起砂拉越华裔同胞的10大罪状

1. 在陈康南的领导下,也是在人联党全盛时期,砂州华人失去砂州财政部长的职位。陈康南口口声声说人联党是代表华社的政党,他却不敢向首席部长抗议。

2. 在陈康南身为财政部长时,他促使砂拉越政府投资第一硅公司(1st Silicon (Malaysia) Sdn Bhd)。 这间公司5年内亏损25亿令吉。最后,砂拉越政府被逼承担该公司30亿令吉的债务后,才把该公司卖给外国公司。

3. SESCO是在他的领导下,开始私营化的计划。SESCO私营化之后,政府又允许SESCO大幅度调高工业电费,电线衔接费,抵押金等,加重工业成本,商家负担,加剧通膨效应。

4. 在他身为财政部长时,他无法替华小和独中争取到政府常年拨款,使华社每年还需自掏腰包来资助华小和独中的办学经费。

5. 最新划分的3个国会议席,人联党全部拱手让给土保党,不敢向首席部长争取和抗议。 华裔的代表权在国阵的所谓“协商精神”下又进一步的被削弱。

6. 在陈康南任期内,人联党失去一个华人当诗巫乡村议会主席职位的权力。

7. 2006年,张健仁在州议会动议恢复地方议会选举。 以陈康南为首的人联党在州议会反对这项动议,使这项动议无法被通过。 若这项动议得以被州议会通过,古晋南市市长之职现在已是民选的了,也不会沦为现在的情况,由一个人决定。

8. 南市市长之职悬空7个月,若南市市长之职是保留给华人来担任的话,那这7个月的悬空就表示华族失去了7个月的华人市长。 人联党口口声声说要为华族争取权益,为什么失去7个月的华人市长他却不紧张,也不当一回事? 这7个月来都是由阿敏出任代市长。 虽然名份上阿敏是代市长,但在长期没有市长的情况下,阿敏现在已是实际的市长了。人联党讲的“市长是华人”,在这7个月的时间,只不过是“有名无实”的论调。 一个城市7个月没有市长是一个天大的荒缪。 陈康南面对这样的问题,还不敢叫首席部长立刻公布。

9. 行动党在州议会动议修改土地法典,使地契到期自动更新99年和红线期限为3年。 这是一项惠及全民的动议。 以陈康南为首的人联党非但没有支持,反而因为怕违背首席部长的意愿而反对行动党这项动议。

10. 陈康南不只将南市市长之职当作一场赌博,更把人民所选的州议员和国会议员的职位当着赌注。 这是一种非常儿戏的行为,更是一种侮辱选民的举止。

有鉴于以上陈康南的10大罪状,陈康南应该向全砂拉越华裔同胞交代清楚,不然的话,他就应该辞去副首席部长的职位。




不少关心的支持者到场了解情况。
人联党声势不逊提名日。
人联党把人民而委托当儿戏,要我们行动党怎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