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政府应该把砂州的石油开采税从目前的5%调高至15%!

联邦政府应该把砂州的石油开采税从目前的5%调高至15%!

根据2007年税收增加拨款(修改)法案阐明,联邦政府每年必须从税收中拨出一笔款项给每个州。 在原本的法令下,每年联邦政府必须从税收中拨出1亿5千万令吉分发给各个州属。分配的方式是以人口及人民均收计算。该修改法案寻求把这笔拨款增加至每年2亿5千万令吉。

身为一个砂州的人民代议士,我肯定欢迎联邦政府增加对州的拨款。 但是我质疑这拨款的款项就算是增加到2亿5千万令吉,还是不够的。就以砂州2008年的财政预算案而言,2008年砂州政府的总开销是35亿令吉。

虽然砂拉越得天独厚,是个石油出产州,所出产的石油也为我国政府带来巨大的经济来源,但是根据首相属所透露的,砂州的综合发展指数跟全国其他的12个州和一个直辖区比较,砂拉越排名第11位。 对于一个石油出产州,这是无法令人可以接受的。

根据星报2007年12月13日的报导,砂州,沙巴及东海岸的马来人是国内最穷的一群。联合国发展计划的代表李查里特(Richard Leete)所公布的报告指出,在马来西亚,印度人并非最穷的一群。 生活在极度贫穷阶级的是砂拉越和沙巴土著及吉兰丹和登加楼的马来人。

首相常说要提升砂拉越的发展,使砂州能够处于与西马同一发展水平,但是我认为首相的这些话是在欺骗人民。砂州还是在全国的发展洪流中被边缘化。

44年前当砂州,沙巴州和马来亚联合成立马来西亚时,砂拉越是以与西马平等伙伴的姿态联合成立马来西亚。但是,由于我们联邦制的中央集权制度,州的权力日愈衰退。 现在,州政府需要联邦拨款,要像乞丐讨钱一样向联邦政府乞求。 而砂拉越则一直以来都被联邦政府像对待私生子般的所忽略。

与其砂州政府需要每年的向联邦政府乞求拨款,倒不如我们重新检讨砂州石油的开采税。 张氏建议,有鉴于砂州的基本设施比西马的落后,砂州的石油开采税应该从原本的5%,调高至15%。
我也质问,砂州政府与联邦政府是否曾开过会议讨论调高砂州石油开采税的问题,若是有的,几时开会,开了几次会议以及联邦政府的立场是什么。

针对我的问题,政务次长希尔米表示不知州政府与联邦政府是否曾开过会讨论这个问题。 而他手中一时没有答案,他表示他将会以书面回答。

我不愿意让政务次长如此轻易的逃避责任,并限他下个星期给予书面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