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争取 就会有成果


为配合古晋中华小学第六校创校10周年纪念,我们拨出2,500令吉给古晋中华小学校董会,赞助六小创校10周年纪念义卖会。

这笔2,500令吉的拨款来之政府于砂州每个国会选区所拨的40,000令吉庆祝国家独立50周年纪念的拨款。 我的特别助理黄庆伟律师已将有关拨款文件交予校董会签证。校董会签证后,黄庆伟将会协助把文件经过文化、艺术及文物部交给财政部,再由财政部发出有关拨款的支票。相信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内,校董会将会收到拨款的支票。

之前,文化部古晋市国会选区庆祝国庆的4万令吉拨款中,在我们的极力争取下,古晋中华小学校董会和中中校董会分别各得5千令吉的拨款。唯在举办8月25日的国庆庆典后,4万令吉的拨款扣除该两项拨款及庆典费用,还剩余约两千多令吉,于是,我再跟文化部交涉,从剩余的款项中再拨出2,500令吉给中华小学校董会赞助六小创校10周年纪念义卖会。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这次庆祝国家独立50周年庆典,能够为华校争取到12,500令吉的拨款,数目虽然不大,但却是相等于40,000令吉总拨款的31.25%。也因为有这样的直接拨款给华校,使到这次的50周年国庆庆典对古晋市国会选区的人民来说,更有意义,让华社在庆祝国庆之余,也能够惠及华校。

起初,当我提出要拨款给华校时,文化部的局长感到有点为难,也持有抗拒的态度。 但是,我坚持说,若要华社真的会感受到50周年国庆的喜悦,拨款华校是无可避免的。 最后,文化部局长也无可奈何的同意拨款给华校,因为毕竟该庆典是由我主导,而我们也只不过是据理力争。

这次的经验证实了一点,只要有争取,就有成果。 华校之所以没有得到政府拨款,是因为身为国阵成员党的华裔代表一直以来都不敢争取,他们只懂得向华社讨钱,要华社自己出钱办华校,自己却不敢在政府里争取。

如果国阵的华裔代议士能够把他们每年拨款的31.25%争取拨给华校,华校校董会也不用如此辛苦的每年要向华社筹款,而华社也不用如此辛苦的每年要捐钱给华校。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国阵的华裔代议士,甭说面对巫统或土保党的领袖,就连面对一些普通政府官员也不敢开声为华社争取权益。 也因为国阵华裔代议士的这种自我矮化的心态,使到华裔在政府的权益每况愈下,国家独立50年后还是无法为华校争取到华校应有的地位。华小发展非但没有获得政府拨款,反而还要受到政府政策上的歧视和排挤,如宏愿学校、英语教数理课等,常年面对关闭的危机。

办教育是政府的责任。人民每年还税,尤其是华裔同胞每年所还的税务,是全国各民族之冠,但政府却如此不公平的对待华文教育,使到华社每年有如要还双重税务,一个是所得税,一个是华校税。这样不公平的歧视政策,国阵内的华裔政党领袖身在政府却不敢发言,简直就是违背了人民给予他们的委托。

除了这项拨款之外,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与巴都林当支部也分别参与该义卖会协助组办当局义卖筹款。